看見未來─器官捐贈生命教育研討會
 寫一封告別的信,為失落做準備
成大醫院社工部 陳興星主任 /撰文
王俊雄先生 /攝影
首頁> 協會會刊> 33期> 06頁- 寫一封告別的信,為失落做準備

生命教育研討會
看見未來─器官捐贈生命教育研討會
  生命好像一場遊戲、一場夢,明白人生的無常即是真理, 回過頭看看所發生的一切都是「船過水無痕」。 無論將來成為達官貴人、政商顯要,那又如何呢? 曾經流淚歡笑都會過去!明年也會過去! 偶有不快樂出現,才讓人覺知到何謂快樂。就像大自然中充滿了冒險,才會生機蓬勃。

  失落是現代人生活的一部份, 諸如失業、生病、外遇、車禍、離婚、自殺、親人亡故等重大的失落事件; 還有體重增加、打破花瓶、夫妻吵架、老闆責罵、撘錯車子等無數不愉快的情節, 簡直天天上演。

  生命這一趟介乎生與死間的旅程,一般人來去匆匆, 錯過了生命的樂趣。 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生命這一本神秘的書, 到底要教我們一些什麼事情?與其在瀕死時才開始體會生命, 不如從現在起就正視死亡,使生命更加完整和豐盈有活力。


建立正確看待生命和死亡的態度

  台南市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共有四百多位志工, 每日穿梭在醫院中為病人服務,看著別人的生老病死, 除了慶幸自己仍健康活著之外,見證別人的痛苦,內心會不會有所觸動? 使我常想:生而為人,如果碰到這一刻,我會如何反應?

  一個人,有生必有死。有一天自己病了, 在面對痛苦又必須的醫療行為時,除了傷心無奈之外,還能做什麼? 為了避免死亡,是否強迫自己接受各種藥物、針劑、插管的侵犯呢?

[圖:李伯璋教授推動器官捐贈不遺餘力]
李伯璋教授推動器官捐贈不遺餘力
  如果生命遭逢車禍腦死, 還有什麼樂趣可言? 那真是應驗了尼采的話:「體驗一件美妙的事物,意味著有必要錯訛地體驗之。」 當那一刻來臨時,自己有沒有準備好「完全的給予」? 當所有的人什麼都不能做的時候,健康財富即將化為烏有,除了錯訛怨悔之外, 我該如何去愛人及感受被愛,願不願意把可用的器官和遺體捐給需要的人呢?

  因此,成大醫院社工部、 外科部和中華非營利組織管理學會於去年(93) 12月4日星期六上午舉辦了一場「看見未來、 公民社會講座-器官捐贈生命教育研討會」,指導單位是台灣民主基金會, 贊助單位有美商惠氏藥廠、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中華民國安寧照顧基金會。 我衷心地希望幫助在醫院服務的志工、移植醫療相關人員、移植腎友、捐贈者家屬等, 建立正確看待生命和死亡的態度,為失落預做準備,書寫自己的遺囑及生預囑。

  研討會當日適逢南瑪督颱風來襲, 但是學員仍然有一百多位前來參加。 首先由外科部主任李伯璋教授說明器官捐贈和移植的目的, 他說:「器官捐贈的意願絕對是值得讚許,有理念的價值觀。 成大醫院器官捐贈暨移植團隊,從不把移植視為純粹的醫療手術, 而是重視病人及家屬身心靈的需求以及生命的品質。 移植醫療團隊人員深知器官捐贈的觀念要形成個人的中心信念, 絕對無法只由單一研討會的教育內容可以達成, 但是舉辦一次器捐的活動就像一粒種子落在地上一樣,一定會有收穫的。」


說明遺囑及生預囑之區別

  接著,成大醫學院護理系趙可式教授說明遺囑(Will) 及生預囑(Living Will)之不同。 遺囑中主要交代遺物、遺產等物質項目; 生預囑中要交代自己願意要的醫療照顧。 一般人對生預囑可能很陌生, 因為我國法律過去只有遺囑的規定。「遺囑」是指一個人去世後才生效的, 然而「生預囑」是在世時就已生效。 民國89年5月23日,我國立法通過了「安寧緩和醫療條例」,條例中規定, 凡是20歲以上具有完全行為能力的成人, 在平時就可立下「生預囑」, 其中包括將來為自己「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 「預立不施行心肺復甦術意願書」及「預立醫療委任代理人委任書」, 當自己罹患末期疾病時,這些意願皆已生效而受到法律保障。

[圖:成大醫學院趙可式教授設計醫份幫助自己面對死亡的作業。]
成大醫學院趙可式教授設計醫份幫助自己面對死亡的作業。
  教授設計了一份作業, 這份作業的目的是為了幫助自己面對『我終有一天會死亡』的事實, 並且反省思考自己的死亡觀。作業寫成書面,至少3000字,可多不可少。內容分為三部分:

(一)、預期自己的死亡:

  想像自己患了末期癌症,而且身體狀況漸走下坡,自知來日無多,頭腦仍清醒。 此時的感受、想法會是如何? 將如何渡過所剩的日子? 會不會改變目前的生活方式?為什麼?

  若欲改變,如何改變?同時反省過去歲月中的意義,對各種人生遭遇的反省及感受。

  想像自己發生突然的意外而亡故: 如車禍、或其他天災人禍,當去世前的一剎那,對人生的感想為何? 又要如何使自己的生命更有意義?

(二)、預立遺囑:請立一份遺囑,內容包括:

(1) 遺囑(Will):交代遺物、遺產等物質項目。合法的條文請看民法之遺囑篇。

(2) 交代親人的生活。

(3) 生預囑(Living Will): 交代自己願意要的醫療照顧。合法的條文請看安寧之願小冊(康泰醫療教育基金會出版)

(4) 交代遺願。

(三)、喪葬意願,並表明為什麼想如此作

(1) 交代遺體的處理。交代器官移植的意願:那些器官願意被移植? 交代親人:希望能尊重自己的意願, 若親人不願自己的器官被移植,要如何說服他們。

(2) 交代喪禮的儀式。

(3) 交代埋葬的方式(土葬、火葬、海葬,為什麼?)

(4) 交代後人紀念的方式。

(5) 親人會同意嗎?請解釋為什麼會同意或不同意。

◎ 寫作方式可自由創意發揮

◎ 以現在的年齡作死亡準備,而非預想自己將來年老時才作死亡準備。

[圖:趙可式教授 認為:唯有認真反省思考,才能對死亡更為達觀]
趙可式教授認為,唯有認真反省思考,才能對死亡更為達觀
  教授提到, 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中DNR「不作心肺復甦急救術」(Do Not Resuscitation) 是此條法律的真正要點, 在健康時或還沒有病到沒有能力表示意願時, 即以書面立下「生預囑」, 最重要的就是接受或拒絕CPR「心肺復甦術」(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 CPR係指對臨終或無生命徵象的病人, 施予氣管內插管、體外心臟按摩、急救藥物注射、心臟電擊、心臟人工調頻、 人工呼吸或其他救治行為。CPR的目的在防止未預期的突發死亡, 而不應使用於無法恢復的末期瀕死病人身上。

  因此,若事先自立「意願書」, 並不是對能救之人不作「急救」,如果是好好的人遇到意外事故, 如:車禍、溺水、觸電、地震、火災、海嘯等受傷, 則必須要用一切代價挽救生命; 或者雖然是慢性病人,但發生急性病變, 如心臟病突發、氣喘發作、高血壓、中風、糖尿病人酮中毒、 老人因感冒而併發肺炎等, 即使插管氣切開洞造成病人痛苦及昂貴的費用,只要能救命,一切都值得。


大愛捐贈,讓生命直到盡頭仍圓滿

[圖:成大醫學院賴明亮教授也對生死教育推動極為關心]
成大醫學院賴明亮教授也對生死教育推動極為關心
  然而若是醫學證據顯示病人確實已無法救治,死亡已不可避免, 或最多只是延長瀕死期,何苦讓死亡的過程對病人造成極大的折磨, 還有縱使在急救中被插入了人工呼吸器等急救措施, 醫師還是可以視病程及病人自己的意願予以撤除, 免得救不了命卻延長受苦的時間,無法安詳往生。

  成大醫學院神經科賴明亮教授曾任慈濟醫學院院長, 對於生死教育的推動不遺餘力, 他舉出許多書寫遺囑的例子供大家學習和參考。 並且提醒依照安寧緩和醫療條例, 只要有意願書表明拒絕施行心肺復甦術, 經過兩位醫師(其中一位需為專科醫師)診斷確定為末期病人, 則醫師可依法在病人臨終時, 不予施行上述心肺復甦術之各種醫療措施,這不但合乎法律也合乎醫學倫理。

  最後,李伯璋主任請學員不要誤解, 以為醫師看到病人有書寫「預立不施行心肺復甦術意願書」就不會努力救病人。 醫師不是上帝,無法決定病人何時死亡?還有多少生命可活? 時常需要搶時間、有效率的救病人。 病人即使有預立不施行心肺復甦術意願書(DNR), 如果是罹患慢性疾病以致生活功能嚴重受損, 但病情無明顯惡化至近期內會預期死亡的病人, 例如功能逐漸退化的失智症老人或生命現象穩定的植物人, 或是車禍、腦傷、呼吸道異物阻塞等,還是要盡力救治, 不可馬上適用安寧緩和醫療條例。

  一般所謂的「植物人」,其腦幹功能正常,生命徵象可長期維持, 只是大腦皮質功能受損,無法和外界作有意義的交流, 給予植物人良好的照顧仍可存活數十年, 因此,不把植物人作為器官捐贈者或適用DNR。 人的生命中樞是腦幹,一旦腦幹失去功能, 則無法維持基本生命徵象,如心跳、血壓、呼吸。 即使使用最新的加護醫療技術,在兩星期內大多心跳停止而亡。 將腦死病人作為器官捐贈者是一項嚴謹審慎的醫療作業歷程。

  器官捐贈絕不是殘忍的行為, 人活於世要用心去感覺存在的價值,進入自己內在的平靜, 在生命的盡頭達成圓滿,為人類略盡薄力。 (陳興星 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社工部主任)

[圖:下午的音樂活動邀請台南大學音樂系陸一嬋老師擔任主持]
下午的音樂活動邀請台南大學音樂系陸一嬋老師擔任主持

(轉載自惠氏杏苑82期)
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 版權所有© 引用請務必註明作者及原始出處
複製或轉載請洽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取得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