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病經驗/保健資訊
 洗腎與換腎
長庚生命之光聯誼會 彭泉光
首頁> 協會會刊> 36期> 15頁- 洗腎與換腎

  記起當年唸高中時,由於一場感冒發高燒, 而被醫生檢查出有血尿與尿蛋白的問題,自此開始便與醫院結緣不斷。 從私人的小診所到省立醫院,再到台北市立醫院, 最後轉到教學醫院的醫學中心, 還是無法挽回我的腎臟功能。一句“IGA”(我聽不懂的醫學名詞), 就決定了我這一生洗腎的命運。民國78年12月22日, 因為身體極度不舒服,頭暈、嘔吐、口臭、呼吸沉重, 當時便立即把上班中的太太呼回,並搭乘計程車前往長庚醫院急診。 還記得當時的血壓是230/120,BUN:157,CR:17.3, 也隨即被送往洗腎室緊急洗腎治療。

  全台灣目前有大約42,000人在洗腎,其中3,000人是採腹膜透析, 而另外有39,000人是採血液透析治療(洗腎)。 洗腎,使我們的生命延續許多年, 但相對地也讓我們在洗腎過程中有著或多或少的困擾,多數病友都有一些狀況如下:

  初次由醫生口中說出必須洗腎時, 心情有如掉入萬丈深淵,世界末日到來, 有些人會在心想,怎麼會是我, 並會在痛哭之後去尋求中醫、草藥、偏方治療, 可惜到目前為止沒聽說有成功的,多在逼不得已情況下, 回院乖乖接受洗腎就醫治療。

  對於洗腎史在5年以內的腎友,大都有貧血、高血壓、 或於洗腎過程中抽筋、掉血壓,便秘、皮膚癢、B肝或C肝的感染、 對於洗腎的檢驗報告懵懵懂懂, 什麼是 Glucose AC, GOT, GPT, Alk-pase, CHOL, TG, Albumin, HcT, WBC, RBC, Ca, P, K, KT/V, i-PTH…, 各代表些什麼意義, 多數腎友都不了解,也不想知道,只想一切交給醫生就可以, 而忽略了很多自身該注意事項。 依本人洗腎經驗,覺得病人應多了解自己的病情, 並隨時與洗腎室醫生溝通,畢竟他(她)是你最常接觸的醫師, 儘可能把洗腎所產生的狀況降到最低。 普遍說來,病友洗腎時期不久,所產生的併發症也較少。

  對於洗腎超過5年甚至於25~30年的腎友,併發症就會較多。 典型如類澱粉沉積的骨頭病變、腕隧道症候群造成手指麻痛、 週邊神經病變造成腳步無法休息症候群,兩腳常常於睡眠時不自主抖動, 或於洗腎時不斷的抖動以減輕神經病變引起的膝蓋酸麻感覺, 與及副甲狀腺機能亢進所造成骨頭痛、皮膚癢、血管鈣化、焦慮、失眠、 甚至引起心臟病變而大大增加死亡機率。 一旦腎友有這些症狀產生,往往須要很長時間治療, 而治療效果也不會很好,生活品質也變得較差。 每天除了須要嚴格控制飲食外, 更須要配合醫院的高價自費的血液透析技術, 如HDF透析(健保不給付),而每次透析時間也須要從4小時延長到5小時甚至於6小時, 以確實達到所謂的洗腎要洗得乾淨。

  總括而言,洗腎雖是尿毒症病人治療的主要方式, 但還是有著許許多多併發症狀有待病人的配合以減輕痛苦。 筆者依多年洗腎經驗提供一些方法供大眾腎友參考。   腎臟移植(換腎)是尿毒症患者除了洗腎以外,另一不錯的治療方式; 也是多數腎友長期排隊等待、夢寐以求的治療方法。 只可惜國內礙於法令,器官來源有限,能夠得到換腎治療的腎友並不多, 並且對換腎的瞭解也很有限。 甚至也有一些器官捐贈者的家屬,因不瞭解換腎後腎友之狀況而有些誤解。 筆者曾經側面聽到,有些器官捐贈者家屬認為:腎臟已經給你(妳)了, 換得也很成功,怎麼不見你(妳)出來做公益活動,為社會大眾盡一份心力。

  如果你(妳)沒有換過腎,或者你(妳)換過腎但時間很短, 我想你(妳)可能真的不清楚換過腎的腎友心路歷程。 本人於78年12月洗腎,很幸運的, 我有機會於80年6月在林口長庚醫院朱聖賢主任主刀做腎移植手術。 術後,本人積極參與長庚腎移植聯誼會(現改名為長庚生命之光聯誼會) 與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多項器官捐贈宣導活動, 同時每年以長庚器官移植病友參加台塑企業運動大會。 在換腎期間,因無須定期至醫院報到洗腎, 有較多的時間可彈性運用,也因此再為公司所重用, 多次代表公司出國開會、商討工作上需求, 一直到88年10月,才因腎臟排斥而重回洗腎一族。

  常常會有人問到,是洗腎好還是換腎好? 這個問題也常是洗腎病友在談論,也常會拿這個問題請教醫師。 當然,不同的醫師會有不同的想法,當然答案也不盡相同, 洗腎病友也因不同的醫師與本身洗腎時間的長短而有不同的想法, 隨著時間的不同,病友也常會有不同的想法。 對於洗腎,本文前段已有敘述; 關於換腎,本人也將提供意見供大家參考, 同時也希望一些器官捐贈者家屬,社會公益熱心人士,與尿毒症腎友, 大家能夠了解並對移植患者有一些基本認識。

  下列一段話是本人從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94年9月35期會刊所摘錄, 作者為基隆長庚醫院腎臟科吳麥斯主任所寫『迎接我的新腎活』………
  腎臟移植是很不錯的治療,簡單來說就是, 治療後腎友可以回到幾乎和以前一樣的生活, 不用一週三次血液透析治療或每日四次的腹膜透析治療, 生活品質大幅改善,骨頭病變、神經病變、 皮膚的色素沉澱和生育能力均可同時獲得很好的改善。 但是移植腎總比不上我們自己的腎臟,為了防止排斥, 腎友必須長期服用抗排斥藥物,這些藥物有著各式各樣的副作用, 例如:腎毒性造成腎臟功能減退; 神經毒性造成手腳不能自已抖動; 血液毒性造成貧血,白血球、血小板減少; 肝毒性造成肝功能受損;骨骼毒性造成骨質疏鬆; 而且使腎友更容易感染和容易得到癌症。

  腎臟移植(換腎)看起來是不是很可怕, 又是肝臟受損,又是癌症,有一好就沒兩好, 腎臟好了卻又多出許多後遺症,這讓多數腎臟病友無所適從, 也不敢下定決心去排隊等候換腎。 但是如果你(妳)多去接觸它、了解它、其實也沒那麼可怕, 並非每位換腎病友都會如此。

  我本人在換腎之前,因當時洗腎仍維持在醋酸鹽藥水系統, 在經過一年多期間洗腎,我變得面黃肌黑、瘦弱、貧血、體力差, 每回洗完腎後,看得出父母見了我總是哀聲嘆氣的不知如何是好。 但是在換完腎後,這些所有的症狀都消失了, 而我也可以回到工作崗位上過與正常人相同的生活。 當然,一些排斥的副作用也相對地發生, 高血壓、高膽固醇、手指顫抖、雙腳膝蓋抽動、尤其以睡覺時最為嚴重, 鼻瘜肉、鼻竇炎、咽喉炎,都逐漸地發生在我身上, 而這些症狀都是以前洗腎時所沒有的。 每天除了得服用三種抗排斥藥物外,還必須服用兩種降血壓藥、利尿劑, 食物控制以避免膽固醇昇高,並且定時到耳鼻喉科就診, 前前後後,鼻子在長庚開了兩次刀,在國泰也開了兩次刀, 抗排斥藥物也因排斥而越吃越多,可惜最後還是無法挽回移植腎的功能, 於換腎八年又四個月後重回洗腎一族。

  初期再洗腎時,因移植腎尚存於體內, 為防止它再變化,我每天還是服用較少劑量類固醇抗排斥藥以避免排斥發生。 很不幸的,在重回洗腎第一年中,經常腹瀉拉肚子、感冒嘔吐發燒, 經治療後也很容易復發, 因可能是移植腎臟在體內排斥、發炎, 主治醫師當下決定把它拿出, 我也得再挨一刀以減少日後的痛苦。吳麥斯主任一直是我得到尿毒症後, 洗腎-換腎-又洗腎-現在又期待換腎的主治醫師, 每隔一段時間,我一定會掛他的門診做定期的追蹤, 並述說我的狀況而給予服藥治療。

  個人認為,如果你(妳)在洗腎與換腎取決不定、無法下決心時, 建議你(妳)最好能夠到有換腎經驗的教學醫院, 請教腎移植門診醫師,充分了解到換腎不是萬靈丹, 父母給予你(妳)的腎臟都會壞掉, 更何況是別人捐贈給你(妳)的器官。 但是有一點是可以欣慰的,就是洗腎機器再怎麼進步,人工腎臟再怎麼高級, 洗腎技術再怎麼進步,洗腎絕對無法做到與生俱來的腎臟所俱有的功能, 並且在換腎約半年後,身體因洗腎的不良症狀會漸漸的恢復至人體原有的狀態。 副作用的產生通常是依個人的體質、 配對符合程度與換腎時間長短而漸漸產生的排斥作用, 並不是所有的換腎者都會,有些人症狀明顯, 在換腎5到10年間因移植腎慢性排斥而漸漸喪失功能又回到往日的洗腎治療。 也有部分的換腎者達十幾二十年,腎臟功能還是維持很好, 但是終生服用抗排斥藥物是避免不了的。

  因為腎臟器官得來不易,而換完腎後又須終生服用抗排斥藥物, 又要避免因免疫力降低而容易感染其他重症, 所以有多數換腎後病友都不輕易參與公眾活動, 原因就是怕感染,也希望能夠好好保護不易得來的移植腎長長久久。 個人希望這篇文章能讓洗腎病友對於洗腎或換腎的方向有所抉擇, 也讓一些器官捐贈者的家屬與公益團體人員能對洗腎與換腎的腎友能有更進一步的認識。


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 版權所有© 引用請務必註明作者及原始出處
複製或轉載均須向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取得授權